贤愚因缘经——出家功德尸利苾提缘品第十五(下)

时间:2016.09.27     字体:     分享到:
      元魏沙门慧觉译

圆照法师白话新译

        出家功德尸利苾提缘品第十五(下)

【古文】

尸利苾提。白言。和尚。自食肉者。是何妇人。目连告曰。是舍卫国优婆夷婢。彼优婆夷。请一清净持戒比丘。夏九十日。奉给供养。于自陌头。起房安止。自办种种香美饮食。时到使婢送食供养。婢至屏处。选好美者。自取食之。余与比丘。

【白话】

尸利苾提问道:“和尚,自己吃自己肉的女人是谁呢?”目犍连告诉他:“是舍卫国一个优婆夷的婢女。那位优婆夷请了一位清净持戒的比丘,在夏季九十天中进行承奉供养。于自家路旁盖起房屋安顿比丘,并且亲自置办各种香美的饮食,到了吃饭的时间,就派婢女送去供养比丘。婢女拿着食物到隐蔽处,挑上好的自己先吃,剩下的才送给比丘。

【古文】

大家【大家:指奴仆对主人的称呼。】觉婢颜色悦泽。有饮食相。问言。汝得无污比丘食。答言大家。我亦有信。非邪见人。何缘先食。比丘食已。有残与我。我乃食之。若我先食。使我世世自食身肉。以是因缘故。先受轻系华报之罪。命终当堕大地狱中。受正果报。苦毒无量。

【白话】

主人发现婢女面色变得光润悦目,好像吃过些好食品,就问道:‘你是不是偷吃了比丘的食物?’答道:‘主人,我也是有信心的,不是邪见者,怎么会先吃呢?比丘吃过后把剩余的给我,我才吃的。如果是我先吃,让我生生世世自己吃自己身上的肉。’因为这个缘故,她先感受轻微的花报罪苦,死后堕入大地狱中受正果报,感受无量的苦痛。”

【古文】

福增白言。所见大树。诸虫唼食。发大恶声。复是谁乎。告言福增。是獭利吒营事比丘。以自在故。用僧祇物华果饮食。送与白衣。受此华报。于此命终。堕大地狱。唼身诸虫。即是尔时得物之人。

【白话】

福增问道:“所见到的被各种虫子咬食、发出巨大惨叫的大身体,又是谁呢?”目犍连告诉福增:“是獭利吒主事的比丘。因为有权力的自由,他将僧众的东西比如花果、饮食送给在家人,所以感受这种花报,于此处命终后还会堕入大地狱。咬食他的那些虫子即是当时得到东西的人。”

【古文】

白言。和尚。彼举声哭。众箭相射。洞身火燃。复是何人。目连告言。此人前身。为大猎师。多害禽兽。以是罪故。受斯苦毒。于此命终。堕大地狱。经久难出。

【白话】

福增问道:“和尚,那个放声大哭、被众箭争相攒射、全身燃火的人又是谁呢?”目犍连告诉他:“此人前身是一个大猎师,杀害了很多禽兽,因为这种罪业而遭受这样的痛苦。于此处死后还会堕入大地狱中,长久世间难以出来。”

【古文】

又问。和尚。彼大山上自投来下。刀剑矛矟。刺害其身。拔已复上。此是何人。目连告言。是王舍城中。大健斗将。以猛勇故。身处前锋。或以刀剑矛矟。伤克物命故受此报。于是死已。堕大地狱。受苦长久。

【白话】

尸利苾提又问:“和尚,那个在大山上自己跳下来,被刀剑矛槊刺割身体,自己拔出后又上到山头重新跳下的人,又是谁呢?”目犍连告诉他:“是王舍城中的一员善战大将,因为作战勇猛经常身为前锋,用刀剑矛槊伤害他人性命,所以受到这种报应。于此处死后还将堕入大地狱中,长久受苦。”

【古文】

福增又白。今此骨山。复为是谁。目连告言。汝欲知者。此即是汝故身骨也。尸利苾提。闻是语已。心惊毛竖。惶怖汗水。白言。和尚。愿[ 曼:龙藏为“愿”。]我今者。心未裂顷。时为我说本末因缘。

【白话】

福增又问:“如今这座骨山又是谁呢?”目犍连告诉他:“你想要知道的骨山,就是你前身的骨头呀!”尸利苾提听罢此言,心惊肉跳,毛骨悚然,恐惧得冷汗像水一样直流,说道:“和尚,趁我现在心还没碎裂的时候,请给我说说此中因缘的始末。”

【古文】

目连告言。生死轮转。无有边际。而善恶业。终无朽败。必受其报。造若干业。随行受报。目连又言。过去世时。此阎浮提。有一国王。名曰昙摩苾提(秦言法增)。好喜布施持戒闻法。有慈悲心。性不暴恶。不伤物命。王相具足。政法治国。满二十年。

【白话】

目犍连告诉他:“生死轮回没有边际,善恶业也终究不会朽坏,必定感受相应的果报。造下种种业因,必定随行业而受报。”

目犍连又说:“在过去世时,此阎浮提有一位名叫昙摩苾提(汉语“法增”)的国王,喜好布施、持戒、闻法,富有慈悲心,性情不暴躁凶恶,不伤害生命,具足王相。他依正法治国满二十年。

【古文】

事间闲暇。共人博戏[ 博戏:指古代的一种棋戏。]。时有一人犯法杀人。诸臣白王。外有一人。犯于王法。云何治罪。王时慕戏。脱答之言。随国法治。即案限律。杀人应死。寻杀此人。王博戏已。问诸臣言。向者罪人。今何所在。我欲断决。臣白王言。随国法治。今已杀竟。

【白话】

有一次在政事稀少的闲暇时候与人下棋,当时有一人犯法杀人,诸位大臣禀告国王:‘外面有一个人犯了王法,怎么治罪?’当时国王一心在下棋上,便脱口答道:‘依国法治罪。’就依据法律规定的‘杀人者应判死罪’,随即杀了此人。国王下完棋后,问诸位大臣:‘刚才那个罪犯现在何处?我要判决。’大臣们回禀国王:‘依照国法治罪,已将他杀了。’

【古文】

王闻是语。闷绝躃【躃:bì 指扑倒。】地。诸臣左右。冷水洒面。良久乃稣。垂泣而言。宫人妓女。象马七珍。悉于此住。唯我一人。独地狱中。受诸苦痛。

【白话】

国王听了这话,昏绝在地。周围大臣用冷水喷洒在国王脸上,过了很久,国王才苏醒过来,流着眼泪说道:‘宫人、伎女、象马七宝都将在此住着,只有我一人独自在地狱中感受各种痛苦了!

【古文】

我本未为王时。而此宫中。亦有王治。我不久死。此中亦当续有王治。我名为王。而害人命。当知便是旃陀罗[ 旃陀罗:以屠杀为业者。男曰旃陀罗。女曰旃陀利。]王。不知世世当何所趣。我今决定。不须为王。即舍王位。入山自守。时王命终。生大海中。作摩竭鱼[ 摩竭鱼:梵语。又作摩伽罗鱼、么迦罗鱼。为经论中多处记载之大鱼。被视为与鳄、鲨鱼、海豚等同类,但古代的鱼不可以与现代的鱼直接对应。]。其身长大。七百由旬。

【白话】

我从前未做国王时,此王宫中有国王统治;我不久之后死去,此宫中也会继续有国王统治。我名为国王却伤害人命,实际上这就是栴陀罗王,不知今后将世世投生何处?我现在决定不再作国王了!’

便舍弃王位进入山林独自修养。国王死后,投生在大海中变成大摩竭鱼,身体长达七百由旬。

【古文】

诸王大臣。自恃势力。枉克百姓。离别人民。剥脱众生。命终多作摩竭大鱼。多有诸虫。唼食其身。譬如拘执及毾(登+毛)【毾(登+毛): tàdēng有花纹的细毛毯。】茸。着身诸虫。亦复如是。身瘙痒故。揩[ 揩:kāi 指摩擦;拭抹。]玻璃山。碎杀诸虫。血流污海。百里皆赤。以此罪缘。于是命终。堕大地狱。

【白话】

在常理上那些自恃势力愚害百姓、离散人民、剥削众生的国王大臣,死后大多都变成大摩竭鱼。有许多虫子咬食他们的身体,譬如拘执和毾(登+毛)茸,附著在它们身上的各种虫子也是如此。因身上感到瘙痒难耐,大摩竭鱼就在颇梨山边磨擦,将那些虫子挤碎杀死,鲜血直流染红了方圆百里的海水。因此罪业,从这死后又堕入大地狱中。

【古文】

时摩竭鱼。一眠百岁。觉已饥渴。即便张口。海水流入。如注大河。尔时适有五百贾客。入海采宝。值鱼张口。船行驶疾。投趣鱼口。贾人恐怖。举声大哭。各作是言。我等今日。决定当死。各随所敬。或有称佛及法众僧。或称诸天山河鬼神父母妻子兄弟眷属。并作是言。我等今日。是为最后见阎浮提。更永不见。 【白话】

国王变成的那只摩竭鱼一觉睡了一百年,睡醒后很饥渴,便张开大口,海水像大河奔流一样注入其中。当时正赶上五百商人入海采宝,恰逢大鱼张口,船只飞快行驰奔向鱼口。商人们万分惊恐,放声大哭,纷纷说道:‘我们今日看来必死无疑!’

于是分别随着自己所敬奉的对境,有的称念佛及圣法、僧众,有的称念各位天神、山神、河神,或者父母、妻子、孩子、兄弟眷属等。并且说道:‘今天是我们最后一次看阎浮提了,以后再也不会看不到了。’

【古文】

尔时垂入摩竭鱼口。一时同声。称南无佛。时鱼闻称南无佛声。即时闭口。海水停止。诸贾客辈。从死得活。此鱼饥逼。即便命终。生王舍城中。夜叉罗刹。即出其身。置此海边。日曝雨洗。肉消骨在。此骨山是。

【白话】

就在船只快要进入摩竭鱼口中的时候,所有人一起同声称念‘南无佛’。大鱼听到称念‘南无佛’的声音,立即闭上口,海水停止奔流,于是商人们死里逃生。这条鱼因饥饿所迫,随即死去,转生于王舍城中。夜叉罗刹便将它的尸体抛置在岸边,经过日晒雨淋,身肉消失仅存骨头,就变成这座骨山。

【古文】

福增当知。尔时法增王者。汝身是也。缘杀人故。堕大海中。为摩竭鱼。汝今既已。还得人身。不厌生死。若于此死。当堕地狱。欲出甚难。

【白话】

福增!你应当知道,当时的法增国王就是你自己,因为杀人的缘故,堕入海中成为摩竭鱼。你如今已经结束旁生身份,又重新得到人身,可还是不厌弃生死。倘若你这样死去,将会堕入地狱,再想出来就很困难了。”

【古文】

时尸利苾提。既见故身。闻是说已。畏于生死。于所修法。次第忆念。系心注意。观见故身。解法无常。厌离生死。尽诸结漏。得罗汉道。

【白话】

这时尸利苾提已经见到前世的身体,又听了目犍连的这番话,对于生死轮回生起了强烈的畏惧心,于是依次忆念所修行的正法,专心致志。由看见自己前世的身骨,解悟诸法无常,深深厌离生死,于是断尽一切有漏烦恼,证得阿罗汉道。

【古文】

目连欢喜。告言。法子。汝今所应作者。皆已作竟。汝来向此。因我力来。汝今可以自神力去。尔时目连。飞升虚空。尸利苾提。随和尚后。如鸟子从母。还至竹林。

【白话】

目犍连高兴地对他说:“法子,你现在所应该做的都已经做完。你来到这里是凭借我的力量,如今你可以凭借自己的神力回去了。”于是目犍连飞升到虚空中,尸利苾提跟随在和尚后面,像小鸟跟着母亲回到了竹林。

【古文】

时诸年少。未知得道。如前激刺。尸利苾提。心已调顺。威仪安详。默无所陈。佛知此事。欲护诸比丘不起恶业故。又欲显此老比丘德。于大众中。呼福增言。汝来福增。汝今日往大海边耶。福增白言。实往世尊。汝所见者。今可说之。福增比丘。具白世尊如所见事。

【白话】

这时那些年少比丘不知尸利苾提已经得道,还像从前一样讥讽他。尸利苾提内心已经调顺,所以威仪安详,默不作声。佛知道这件事后,由于想保护众比丘别造恶业,又想彰显这位老比丘的功德,便在大众中喊福增的名字道:“福增,你过来。你今天去大海边了吗?”福增回答:“世尊,我确实去了。”“那么现在就把你所看见的讲一讲吧。”福增比丘便将当天所见详细地告诉世尊。

【古文】

佛言。善哉善哉。福增比丘。如汝所见事实如是。汝今已离生死之苦。得涅槃乐。应受一切人天供养。比丘所应作事。汝已具足。

【白话】

佛陀说道:“善哉!善哉!福增比丘,你所看见的一切,事实的确是这样。你如今已经脱离生死的痛苦,证得涅槃安乐,应当受到一切人天供养。比丘所应做的事,你已经具足。”

【古文】

年少比丘。闻佛是语。深怀忧悔。如是智慧贤善之人。我等无智。恶心刺弄[ 弄:原文为(扌+上/下),通弄。]。我等云何受此罪报。时诸比丘。即从坐起。至福增前。五体投地。而作是言。诸善人生。与悲俱生。大德今生。亦应当与大悲俱生。唯愿于我生怜愍心。受我悔过。

【白话】

少年比丘们听了佛的这番话,深感忧虑悔恨,心想:“对这样智慧、贤善的人,我们却因缺乏智慧而恶心讽刺戏弄,以后要怎样去感受这种罪报呀?”于是他们立即从座中站起,到福增那里,五体投地顶礼后说道:“诸善人是和悲心一起出生的,大德您如今也应该是和大悲一同出生。恳请大德对我们发怜悯心,接受我们忏悔以前的过错。”

【古文】

福增答言。我于诸人无不善心。可尔悔过。尸利苾提。见诸年少心怀恐怖。即为说法。诸比丘闻。厌生死法。精勤修集。断结尽漏。得罗汉道。福增因缘善名流布遍王舍城。诸人咸言。甚奇甚特。此长老者。于此城中。老耄无施。今于佛法。出家成道。显说如是希有妙法。

【白话】

福增答道:“我对诸位没有不善心,可以接受你们的忏悔。”尸利苾提看见诸位少年比丘心怀恐惧,就为他们说法。他们听后厌离生死轮回,精勤修积功德,断尽烦恼,都证得阿罗汉道。福增的因缘事迹和善名由此流传到了整个王舍城,众人都说:“真是太奇特了!这位长老在这座城中原本老迈无用,现在却于佛法中出家成道,还宣说了这样希奇的妙法。”

【古文】

时城中人。多发净心。或有听故男女奴婢人民令出家者。或自出家者。莫不欢喜。顶戴奉行。以是因缘。出家功德。无量无边。福增百岁。方乃出家。成就如是诸大功德。况诸盛年。欲求妙胜大果报者。应勤修法出家学道。

【白话】

当时很多城中人发起清净心,有的人允许或释放儿女、奴婢、人民出家,有的人自己出家,大众无不欢喜,恭敬地奉行。通过这种因缘可知,出家功德的确无量无边。福增年届百岁才出家,尚且成就这么大的功德,何况那些年轻人呢?所以那些想求得美妙殊胜大果报的人,都应当精勤修法,出家学道。


返回顶部

  • 上一条: 贤愚因缘经——出家功德尸利苾提缘品第十五(中)
  • 下一条: 贤愚因缘经——沙弥守戒自杀品第十六(上)
  • 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