贤愚因缘经——杂譬喻品第一

时间:2016.03.28     字体:     分享到:


 元魏沙门慧觉译
       圆照法师白话新译


  杂譬喻品第一·梵天请法六事


【古文】

如是我闻 [如是我闻:佛涅槃前开许,以后弟子结集三藏时,经前可以加上“如是我闻”,后来阿难负责结集经藏,此句话的意思为:我阿难是这样听佛说的。阿难出家较晚,未听过的经,佛又重述,以便让他弘扬。律藏由优婆离结集,论藏由迦叶结集。]。一时 [一时:也是结集者所加,直接含义为:某时,不论年月日,于佛说一经毕时,总称一时。] 佛在摩竭国善胜道场。初始得佛。念诸众生。迷罔邪倒。难可教化。若我住世。于事无益。不如迁逝无余涅槃 [无余涅槃:梵语的音译。旧译“泥亘”、“泥洹”。意译“灭”、“灭度”、“寂灭”、“圆寂”等。一般指息灭生死轮回后的境界,无余相对有余而说,有余涅槃指已经断完烦恼但未舍身,无余涅槃指断完烦恼而又舍弃身体。]。尔时梵天。知佛所念。即从天下。前诣佛所。头面礼足。长跪合掌。劝请世尊。转于法轮。(莫般涅槃)[大正藏有此句。]。佛答梵天。众生之类。尘垢所弊。乐著世乐。无有慧心。若我住世。唐劳其功。如吾所念。唯灭为快。

【白话】

如是我闻:一时,佛住在摩竭国的善胜道场,刚刚成佛,如是思惟:“众生陷于迷网、颠倒邪执中,难以教化。即使我住在世间,也于事无益,不如入于无余涅槃。”此时大梵天王知道了佛的想法,立即从天上下到人间,前往佛前拜见,以头礼佛足,长跪合掌劝请道:“世尊!请您广转法轮,莫入涅槃!”佛回答梵王道:“众生被尘垢所障蔽,贪执世俗安乐,没有慧心。即使我住在世间,也是徒劳无益,按我的想法,还是入灭为好。”

【古文】

尔时梵天。复更倾侧 [大正藏为:倒]。而白佛言。世尊。今日法海已满。法幢已立。润济开导。今正是时。又诸众生应可度者。亦甚众多。云何世尊。欲入涅槃。使此萌类。永失覆护。世尊。往昔无数劫时。恒为众生采集法药。乃至一偈。以身妻子。而用募求。云何不念便欲孤弃。

【白话】

这时梵王再次拜倒对佛说道:“世尊!现今如来功德法海已经圆满,法幢已经树立,正是济度教导众生的好时机。再说现在可度的众生也非常多,为什么世尊要入涅槃,使这些众生永远失去依怙呢?世尊!过去无数劫中,您恒时为众生采集正法妙药,甚至不惜以自身、妻子、儿女来求取一偈法要。如今为何不念及此而想遗弃众生呢?

【古文】

过去久远。于阎浮提 [阎浮提:梵语,即南赡部洲]。有大国王。号修楼婆。领此世界八万四千诸小国邑。六万山川。八十亿 [亿:本经中的亿不同于现在的亿表示万万,而是十万。我国古代‘亿’之数有大小二种算法,小数为十进位,以十万为亿,十亿为兆;大数为万进位,以万万为亿,万亿为兆。另据瑜伽师地论略纂卷一载,于印度,亿有四种说法:(一)十万为亿, (二)百万为亿,(三)千万为亿,(四)万万为亿。以经论中所说为例,如于瑜伽、显扬等论中以百万为亿,十亿为俱胝,故谓百俱胝为一佛土。华严经以千万为亿,称为百万亿。大智度论以十万为亿,称为百亿。] 聚落。王有二万夫人。一万大臣。时妙色王。德力无比。覆育民物。丰乐无极。王心念曰。如我今者。唯以财宝资给一切。无有道教而安立之。此是我咎。何其苦哉。今当推求坚实法财。普令得脱。

【白话】

过去久远以前,阎浮提有一位大国王,名为修楼婆,统领世界上八万四千个小国、六万山川、八十亿村落。王有两万夫人、一万大臣。当时妙色王功德威力无与伦比,他尽心庇护、养育百姓万物,使之极为丰足快乐。国王心想:‘像我现在只是用财宝供给一切民众,却没有将他们安置在正道教法中。这是我的过错,真是太难受了!如今我应当寻求坚实法财,普令众生获得解脱。’

【古文】

即时宣令。阎浮提内。谁能有法与我说者。恣其所须。不敢违逆。募出周遍。无有应者。时王忧愁酸切恳恻。毗沙门王。见其如是。欲往试之。辄自变身化作夜叉。色貌青黑。眼赤如血。钩牙上出。头发悉竖。火从口出。来诣宫门。口自宣言。谁欲闻法。我当为说。

【白话】

便立即宣布命令:‘阎浮提中如果有谁能为我宣说正法,定将满足其一切所需,绝无违逆!’此招募令遍告天下,却无人应召。正当国王忧愁酸楚急切不已时,毗沙门天王见到这种情景,想去考验一下国王,于是就变化成一个夜叉,身色青黑,眼红如血,獠牙外露,头发尽竖,口中喷火,来到宫门前嘴里喊到:‘谁想听法,我可以给他讲!’

【古文】

王闻是语。喜不自胜。躬自出迎。前为作礼。敷施高座。请令就坐。即集群僚。前后围绕。欲得听闻。尔时夜叉复告王曰。学法事难。云何直尔欲得闻知。王叉手曰。一切所须不敢有逆。夜叉报曰。若以大王可爱妻子与我食者。乃与汝法。

【白话】

国王听到这话喜不自胜,亲自出来迎接,上前施礼,为其铺设高座,恳请就座。又立即召集群臣,前后围绕准备听法。这时夜叉却对国王说:‘求学正法之事是非常艰难的,你怎么能轻易就想听到呢?’国王作揖道:‘您所需要的一切都可以供给,不敢违逆。’夜叉回答说:‘如果把大王最喜爱的夫人、孩子送给我吃的话,才可以给你们说法。’

【古文】

尔时大王以所爱夫人及儿中胜者供养夜叉。夜叉得已。于高座上众会之中取而食之。尔时诸王百官群臣见王如是。啼哭懊恼。宛转在地。劝请大王令舍此事。王为法故。心坚不回。时夜叉鬼食妻子尽。为说一偈。

一切行无常  生者皆有苦
       五阴空无相  无有我我所

【白话】

于是国王就把所喜爱的夫人和孩子中最好的供养夜叉,夜叉得到后,就在高座上当众拿来吃。这时小国王们、百官、群臣看到国王这样做,都痛哭懊恼,滚倒在地,劝请国王放弃此事。而国王为求正法,心意坚定不改。夜叉将国王的夫人、孩子吃完后,为他们说了一偈:

一切行无常  生者皆有苦
       五阴空无相  无有我我所

【古文】

说是偈已。王大欢喜。心无悔恨大如毛发。即便书写。遣使班 [大正藏为:颁] 示阎浮提内。咸使诵习。时毗沙门王还复本形。赞言善哉。甚奇甚特。夫人太子。犹存如故。尔时王者今佛身是。世尊。昔日为法尚尔。云何今欲便舍众生早入涅槃而不救济。

【白话】

说完这一偈,国王大为欢喜,心中无有丝毫悔恨,立即将之书写下来,并派遣使臣四处颁布示众,令阎浮提内人人都读诵修习。这时毗沙门天王恢复原形,称赞道:‘善哉!真是太奇特了!’夫人、太子也完好如初。当时的国王就是现在的佛陀您。世尊!昔日您为了求法尚且如此,为何现在却想轻易舍弃众生而不救济、速入涅槃呢?

【古文】

又复。世尊过去久远阿僧祇劫。于阎浮提作大国王。名虔阇尼婆梨。典领诸国。八万四千聚落。二万夫人婇女。一万大臣。王有慈悲。矜及一切。人民蒙赖。谷米丰贱。感佩王恩。犹视慈父。时王心念。我今最尊。位居豪首。人民于我各各安乐。虽复有是。未尽我心。今当推求妙宝法财以利益之。

【白话】

再者,世尊在过去久远阿僧祇劫前,在阎浮提作一大国王,名为虔阇尼婆梨,统领各国、八万四千村落,有二万夫人宫女、一万大臣。国王富有慈悲心,怜爱一切。人民仰赖,粮食丰足价廉,十分感佩国王的恩德,视如慈父。当时国王心想:‘我如今最受尊崇,位居豪贵之首,人民依靠我个个安居乐业。虽说如此,但还没完全遂我所愿,现在应当寻求妙宝般法财来利益他们。’

【古文】

思惟是已。遣臣宣令。遍告一切。谁有妙法。与我说者。当给所须。随其意欲。时有婆罗门。名劳度差。来诣宫门。云我有法。王闻甚喜。即出奉迎。前为作礼。敷好床褥。请令就坐。王与左右合掌白言。唯愿大师。垂矜愚鄙。开阐妙法。令得闻知。时劳度差复报王曰。我之智慧。追求遐方。积学不易。云何直尔。便欲得闻。

【白话】

这样思惟后,便派遣大臣宣令遍告天下:‘如果谁有妙法能为我宣说,一定满他的心愿,供给一切所需。’这时有个名叫劳度差的婆罗门,来到宫门前说道:‘我有妙法!’国王听后大喜,立即出来迎接,上前施礼,铺好床褥请其就座。国王和左右合掌说道:‘恳请大师垂怜我等愚顽鄙陋之辈,开显妙法,令能得闻了知。’劳度差回复国王道:‘我的智慧是多方辛劳追求而得,积累学问实为不易。你们为什么这么轻易就想听到呢?’

【古文】

王复报曰。一切所须。悉见告敕。皆当供给。劳度差曰。大王今日。能于身上剜燃千灯用供养者。乃与汝说。王闻此语。倍用欢喜。即时遣人乘八千里象。告语一切阎浮提内。虔阇婆梨大国王者。却后七日。为于法故。当剜其身以燃千灯。

【白话】

国王回答道:‘你需要的一切都请告知,我们都将供给。’劳度差说:‘大王今天如果能在身上剜肉,点燃千盏灯作为供养,才可以给你讲法。’国王听了这话倍加欢喜,立即派人乘八千里象告知阎浮提内所有民众:‘虔阇婆梨大王为了求取妙法,七日后将在身上剜肉点燃千灯。’

【古文】

时诸小王。一切人民。闻此语已。各怀愁毒。悉来诣王。到作礼毕。共白之言。今此世界有命之类。依恃大王。如盲依导。孩儿仰母。王薨 [薨hōng :帝王贵族死的别称] 之复 [大正藏为:后]。当何所怙。若于身上剜千灯者。必不全济。云何为此一婆罗门弃此世界一切众生。是时宫中。二万夫人。五百太子。一万大臣。合掌劝请。亦皆如是。

【白话】

小王们和所有人民听到这个消息,人人心怀愁苦,纷纷赶来拜见国王。到了国王面前行礼过后,齐声说道:‘现今这世上所有众生就像盲人依赖引导、孩童仰赖母亲一样依靠大王。您过世后我们还能依靠谁呢?倘若您在身上剜千盏灯,肯定不能保全性命,为什么要为了一个婆罗门而舍弃世上一切众生呢?’这时宫中二万夫人、五百太子、一万大臣也都如是合掌劝请。

【古文】

时王报曰。汝等诸人慎勿却我无上道心。吾为是事誓求作佛。后成佛时。必先度汝。是时众人。见王意正。啼哭懊恼。自投于地。王意不改。语婆罗门。今可剜身而燃千灯。寻为剜之。各著脂炷。众会见已。绝而复苏。以身投地。如太 [太:极大。古作“大”,也作“泰”。凡言大而以为形容未尽,则作太。] 山崩。王复白言。唯愿大师。垂哀矜悯。先为说法。然后燃灯。我命倘断。不及闻法。

【白话】

国王回答说:‘你们这些人千万不要阻止我的无上道心,我这样做誓求成佛,待我成佛以后,一定先度你们。’这时众人见国王主意已定,痛哭懊恼扑倒在地。可国王决心不改,对婆罗门说:‘现在可以剜身点燃千灯了。’马上就开始剜割,并分别放入油脂灯芯。在场大众见了都昏厥过去,苏醒后又扑倒在地,像大山崩倒一样。国王又对婆罗门说:‘恳请大师哀悯悲怜,先为我说法,然后再燃灯。如果我先死去,就来不及听法了。’

【古文】

时劳度差。便唱法言。

常者皆尽  高者必堕
       合会有离  生者有死

说是偈已。而便燃火。当此之时。王大欢喜。心无悔恨。自立誓愿。我今求法。为成佛道。后得佛时。当以智慧光明。照悟众生结缚黑闇。作是誓已。天地大动。乃至净居诸天。宫殿动摇。咸各下视。见于菩萨作法供养。毁坏身体。不顾躯命。佥 [佥qiān:都;皆。]然俱下。侧塞虚空。啼哭之泪。犹如盛雨。又雨天华而以供养。

【白话】

劳度差当时就宣说法语道:

常者皆尽  高者必堕
       合会有离  生者有死

说完此偈就开始燃灯。这个时候,国王大为欢喜,心里没有悔恨,自立誓愿道:‘我今天求法是为了成就佛道,以后成佛时,一定用智慧光明照亮、觉悟众生的烦恼黑暗。’立完誓后,天地大动,乃至于净居诸天的宫殿也动摇不止。天人们都向下观看,见到菩萨作法供养,毁坏身体,不顾身命,便纷纷从天而降,充满虚空,泪如雨下。又如雨般洒下天花来作供养。

     【古文】

时天帝释。下至王前。种种赞叹。复问之曰。大王。今者苦痛极理。心中颇有悔恨事不。王即言无。帝释复曰。今观王身。战掉不宁。自言无悔。谁当知之。王复立誓。若我从始乃至于今。心不悔者。身上众疮。即当平复。作是语已。寻时平复。时彼王者今佛是也。世尊。往昔苦毒求法。皆为众生。今者满足。云何舍弃欲入涅槃。永使一切失大法明。

【白话】

此时帝释天下到国王面前,百般赞叹,之后问道:‘大王!现在您痛苦至极,心里有没有悔恨呢?’国王立即答道:‘没有!’帝释又说:‘如今见大王身体战栗不止,虽然自己说不后悔,但谁能知道呢?’国王随即又发誓道:‘倘若我从开始到现在心里没有悔恨,则愿身上的所有疮伤立即恢复。’说罢此语,马上就恢复了。当时的国王就是现在的佛陀您。世尊!往昔您不畏苦毒求取正法都是为了众生,如今妙法已经圆满,为何却想舍弃众生而入涅槃,使一切有情永远失去殊胜的正法光明呢?

【古文】

又复。世尊过去世中。于阎浮提作大国王。名毗楞竭梨。典领诸国八万四千聚落。二万夫人婇女。五百太子。一万大臣。王有慈悲。视民如子。尔时大王。心好正法。即时遣臣。宣令一切。谁有经法为我说者。当随其意给足所须。有婆罗门名劳度差。来诣宫门言。有大法谁欲闻者。我当为说。

【白话】

再者,世尊于过去世时,在阎浮提作大国王,名为毗楞竭梨,统领各国、八万四千村落,有二万夫人、宫女、五百太子、一万大臣。国王富有慈悲心,爱民如子。当时国王喜好正法,就派遣大臣宣令天下:‘谁能为我宣说经法,定随他的心意满足一切所需。’有一个名叫劳度差的婆罗门,来到宫门前说:‘我有大法,谁想听闻,我可以为他宣讲!’

【古文】

王闻此语。喜不自胜。躬出奉迎。接足为礼。问讯起居。将至大殿。敷施高座。请令就坐。合掌白言。唯愿大师。当为说法。劳度差曰。我之所知。四方追学。劳苦积年。云何大王。直尔欲闻。王叉手曰。一切所须。幸垂敕及。于大师所不敢有惜。寻报王言若能于汝身上。斫 [斫zhuó:敲击;砍;削。] 千铁钉。乃与汝法。

【白话】

国王听到这话喜不自胜,亲自出来迎接,接足作礼,殷切问候,引到大殿,铺设高座请他就座。然后合掌说道:‘恳请大师为我说法。’劳度差说:‘我的学问是经过多年四方劳苦地追求勤学而得,凭什么大王轻易就想听闻呢?’国王作揖道:‘您所需要的一切,尽管吩咐,我对大师不敢有一点吝惜。’劳度差随即回答国王道:‘如果能在你身上钉入一千个铁钉,才可以赐给你正法。’

【古文】

王即可之。却后七日。当办斯事。尔时大王。寻时遣人乘八千里象。遍告一切阎浮提内。毗楞竭梨大王。却后七日。当于身上斫千铁钉。臣民闻之。悉来云集。白大王言。我等四远。承王恩德。各获安乐。唯愿大王。为我等故。莫于身上斫千铁钉。尔时宫中。夫人婇女。太子大臣。一切众会。咸皆同时。向王求哀。唯愿大王。以我等故。莫为一人便取命终。孤弃天下一切众生。

【白话】

国王立即答应下来,定在七天后做这件事。国王马上派人乘八千里大象,遍告阎浮提内所有民众:‘毗楞竭梨大王为求取妙法,七天后将在身上钉入一千个铁钉。’臣民们听说此事后都云集过来,对大王说:‘我等四方臣民,承蒙大王恩德才个个获得安乐,恳请大王为了我们千万不要在身上钉一千铁钉!’当时宫内的夫人、宫女、太子、大臣等所有在场大众,也都同时向国王哀求:‘恳请大王为了我们,不要为一个人就舍弃生命,抛弃天下一切众生!’

【古文】

尔时国王报谢之曰。我于久远生死之中杀身无数。或为贪欲嗔恚愚痴。计其白骨高于须弥。斩首流血过于五江。啼哭之泪多于四海。如是种种。唐捐身命。未曾为法。吾今斫钉。以求佛道。后成佛时。当以智慧利剑。断除汝等结使之病。云何乃欲遮我道心。

【白话】

国王谢绝道:‘我在漫长的生死轮回中曾无数次丧身,有的是因为贪欲,有的是因为嗔恚、愚痴,白骨累积起来高过须弥山,被砍头所流的血超过五江水,哭泣的眼泪比四海水还多。诸如此类白白丧失身命,没有一次是为了正法。我今天钉铁钉是用来求取佛道,以后成佛时,一定用智慧的利剑断除你们的烦恼疾病。你们为什么要阻止我的道心呢?’

【古文】

尔时众会。默然无言。于时大王。语婆罗门。唯愿大师。垂恩先说。然后下钉。我命倘终。不及闻法。时劳度差。便说偈言。

一切皆无常  生者皆有苦
       诸法空无主[大正藏为:生。] 实非我所有

     【白话】

      这时大众便默然无语。于是大王对婆罗门说:‘恳请大师慈悲,先说正法,然后再下钉。倘若我先断命,就来不及听法了。’劳度差便说偈道:

一切皆无常  生者皆有苦
       诸法空无主  实非我所有

【古文】

说是偈已。即于身上椓 [椓:龙藏原文为(扌+豖)]千铁钉。时诸小王群臣之众。一切大会。以身投地。如大山崩。宛转啼哭。不识诸方。是时天地六种震动。欲色诸天。怪其所以。佥然俱下。见于菩萨困苦。为法伤坏其身。同时啼哭。泪如盛雨。又雨天华。而以供养。

【白话】

说罢此偈,立即在国王身上钉入一千铁钉。此时,各位小王、群臣及一切在场的大众都扑倒在地,犹如大山崩倒,啼哭不止,以至不辨方向。当时天地六种震动,欲界和色界诸天人深感奇怪,不知是何原因,纷纷从天而降。见到菩萨困苦至此,为法伤坏自身,同时哭泣,泪雨滂沱。又洒下如雨天花来作供养。

【古文】

时天帝释。来到王前。而问王言。大王。今者勇猛精进。不惮 [惮:读dàn ] 苦痛。为于法故。欲何所求。欲作帝释转轮王乎。为欲求作魔王梵王。王答之曰。我之所为。不求三界受报之乐。所有功德。用求佛道。

【白话】

这时帝释天来到国王面前问道:‘大王今天勇猛精进,为法不惧苦痛,到底是想求什么呢?想作帝释、转轮王吗?想作魔王、梵王吗?’国王回答道:‘我的所作所为,不求三界中的安乐果报,所有功德都用来求取佛道。’

【古文】

(天帝复言。王今坏身。乃如是苦。宁悔恨意耶。王言无也。)[龙藏没有这几句,大正藏有。] 天帝复言。今观王身。不能自持。言无悔恨。以何为证。王寻立誓。若我至诚。心无悔恨者。我今身体。还复如故。作是语已。即时平复。天及人民欣踊无量。世尊。今者法海已满。功德悉备。云何欲舍一切众生。疾入涅槃而不说法。

【白话】

(天帝又说:‘大王今天毁坏身体,感受这般痛苦,难道没有悔恨心吗?’国王说:‘没有!’)天帝又说:‘现在看大王的身体痛苦得不能忍受,口中说没有悔恨,以何为凭证呢?’国王当下立誓道:‘如果我是出于至诚,心无悔恨的话,愿我的身体恢复如初。’说完此话,身体立即就恢复了。诸天人民无比高兴,欢欣雀跃。世尊!现在您法海已满,功德齐备,为何却要舍弃一切众生,速入涅槃而不说法呢?

【古文】

又复世尊。过去久远无量阿僧祇劫。此阎浮提有大国王。名曰梵天王。有太子。字昙摩钳。好乐正法。遣使推求。四方周遍。了不能得。尔时太子。求法不获。愁闷懊恼。

【白话】

再者世尊,久远无量阿僧祇劫以前,此阎浮提有一位大国王,名为梵天王。他有一个太子叫昙摩钳,喜爱正法,派人四方寻求,却毫无所得。太子求法不得,十分苦闷。

【古文】

时天帝释。知其至诚。化作婆罗门。来诣宫门。言我知法。谁欲闻者。吾当为说。太子闻之。即出奉迎。捉足为礼。将至大殿。敷好床座。请令就坐。合掌白言。唯愿大师。垂愍为说。婆罗门言。学事甚难。追师积久。尔乃知 [大正藏为:得] 之。云何直尔。便欲得闻。理不可也。太子复言。大师所须。愿见告敕。身及妻子。一皆不惜。

【白话】

帝释天知道了他的一片至诚之心,就变成一个婆罗门来到宫门前说:‘我知道正法,谁如果想听,我可以给他讲!’太子听到后,立即出来迎接,接足作礼,将他引到大殿中,铺好座位请其就座。然后合掌说道:‘恳请大师慈悲为我说法。’婆罗门说:‘学法是艰难的事,必须长期跟随师父,然后才能得到。为什么你这么轻易就想听闻呢?这于理恐怕说不通吧。’太子答道:‘大师需要什么,尽管吩咐,我的身体和妻子、孩子都不足为惜。’

【古文】

婆罗门言。汝今若能作大火坑。令深十丈。满中炽火。自投于中以供养者。吾乃与法。尔时太子。即如其言作大火坑。王及夫人。群臣婇女。闻是语已。不能自宁。咸悉都集。诣太子宫。谏喻太子。晓婆罗门。唯愿慈愍。以我等故。勿令太子投于火坑。若其所须。国城妻子。及与我身。当为给使。

【白话】

婆罗门说:‘你现在若能造一个大火坑,深十丈,里面充满烈火,自己跳入其中以作供养的话,我才能赐给你法要。’当时太子立即照他的话,造了一个大火坑。国王与夫人、群臣、宫女听了这话,心里极不平静,全都聚集到太子宫中,劝说开导太子,并请求婆罗门:‘请以慈悲为怀,为了我们不要让太子投入火坑。无论您需要什么,国家、城市、妻子、孩子以至我们的身体,都可以供养、侍奉您。’

【古文】

婆罗门言。吾不相逼随太子意。能如是者我为说法。不者不说。观其志固。各自默然。尔时大王。即遣使者。乘八千里象。宣告一切阎浮提内。昙摩钳太子。为于法故。却后七日。身投火坑。其欲见者。宜早来会。

【白话】

婆罗门说:‘我不强求,完全随太子决定。能那么做,我就说法,否则不说。’大家看他们决心如此坚定,只得默然不语。于是国王派遣使臣乘八千里象,向阎浮提内一切民众宣布:‘昙摩钳太子为了求法,七天之后将投身火坑,想要观看的人应早来集会。’

【古文】

时诸小王。四远士民。强弱相扶。悉皆云集。诣太子所。长跪合掌。异口同音。白太子言。我等诸臣。仰凭太子。犹如父母。今若投火。天下丧父。永无所怙。愿愍我曹。莫为一人孤弃一切。

【白话】

这时小国王们和四面八方的民众,扶老携幼,纷纷聚集到太子的住所,长跪着合掌,异口同声对太子说:‘我们臣民就像依靠父母一样仰赖太子,现今如果您投入火坑,天下人都将如丧慈父永无依靠了。希望能怜悯我们,不要因为一个人而抛弃一切众生。’

【古文】

尔时太子。语众人言。我于久远生死之中丧身无数。人中为贪更相斩害。天上寿尽失欲忧苦。地狱之中。火烧汤煮。斧锯刀戟。灰河剑树。一日之中。丧身难计。痛彻心髓。不可具陈。饿鬼之中。百毒钻躯。畜生中苦。身供众口。负重食草。苦亦难数。空荷众苦。唐失身命。未曾善心为于法也。吾今以此臭秽之身。供养法故。汝等云何复欲却我无上道心。我舍此身。为求佛道。后成佛时。当施汝等五分法身 [五分法身:一戒,二定,三慧,四解脱,五解脱知见,佛之无漏五蕴也。]。

【白话】

太子对众人说:‘我在漫长的生死轮回中曾无数次丧失身命:生在人中,因为贪欲而相互杀害;天上寿尽时,感受失去欲乐的忧苦;在地狱中,感受火烧、汤煮以及斧、锯、刀、戟、灰河、剑树等损害之苦,一日之内所丧身体不计其数,痛彻心髓,不可具说;在饿鬼中,百毒钻身;为畜生时,身肉供众人食用,负重吃草,受苦无量。白白感受众多痛苦,唐捐身命,就是不曾为法而发过善心。我现在以此臭秽的身体供养正法,你们为什么想阻止我的无上道心呢?我舍弃这个身体是为求佛道,成佛以后,定会赐予你们五分法身。’

【古文】

众人默然。是时太子。立火坑上。白婆罗门。唯愿大师。为我说法。我命倘终。不及闻法。时婆罗门。即便为说此偈。

       常行于慈心  除去恚害想
       大悲愍众生  矜伤为雨泪
       修行大喜心  同己所得法
       救护以道意  乃应菩萨行

     【白话】

      众人听罢默然不语。这时太子站在火坑边上,对婆罗门说:‘恳请大师先给我说法,倘若我先死去,就来不及听法了。’于是婆罗门便为他宣说此偈:

       常行于慈心  除去恚害想
       大悲愍众生  矜伤为雨泪
       修行大喜心  同己所得法
       救护以道意  乃应菩萨行

【古文】

说是偈已。便欲投火。尔时帝释并梵天王。各捉一手。而复难之。阎浮提内一切生类。赖太子恩。莫不得所。今若投火坑。天下丧父。何为自没。孤弃一切。

【白话】

婆罗门说完此偈,太子便准备跳入火坑。这时帝释天和梵天王各抓住太子一只手,责劝道:‘阎浮提内一切众生都仰赖太子的恩德,才无不各得其所。现在你如果跳入火坑,天下众生如丧慈父。为什么一定要自我牺牲而抛弃一切有情呢?’

【古文】

尔时太子。报谢天王及诸臣民。何为遮我无上道心。天及人众。即各默然。辄自并身。投于火坑。天地大动。虚空诸天。同时号哭。泪如盛雨。即时火坑变成花池。太子于中坐莲花台。诸天雨华乃至于膝。

【白话】

太子谢绝天王及臣民道:‘你们为何要阻止我的无上道心!’诸天和众人只得默然无语。于是太子就举身跳入火坑。此刻天界和大地震动,虚空中天人们同时哀嚎痛哭,泪如雨下。火坑立即变成了花池,太子于其中坐在莲花台上。诸天人如雨般洒下鲜花,直至膝深。

【古文】

尔时梵天及帝释等皆悉赞叹勤苦如此必成佛。尔时大王今父净饭王是。尔时母者今摩耶是。尔时太子昙摩钳者今世尊是。世尊。尔时如是求法。为教众生。今已成满。宜当润彼枯槁之类。云何便欲舍至涅槃不肯说法。

【白话】

当时的大王就是现在的净饭父王,当时的母后就是现在的摩耶夫人,当时的太子昙摩钳就是现在的世尊您。世尊!您当时为了教化众生那样勤苦求法,现已功德圆满,更应当以妙法甘露滋润彼等枯槁众生,为什么却要舍弃他们而入涅槃,不肯说法呢?

【古文】

又复世尊。过去无量阿僧祇劫。尔时波罗奈 [奈:nài ,藏经中为“木+奈”或“木+柰”。]国。有五百仙士。时仙人师。名郁多罗。恒思正法。欲得修学。四方推求。宣告一切。谁有正法。为我说者。随其所欲。悉当供给。有婆罗门。来应之言。吾有正法。谁欲闻者。我当为说。

【白话】

再者世尊,无量阿僧祇劫以前,在波罗奈国有五百仙人。仙人们的师父名为郁多罗,他一直想得到正法,进行修学。于是四处寻求,并宣告一切人民:‘谁能为我宣说正法,不管他想要什么,我都可以供给!’有位婆罗门应召前来,说道:‘我有正法,谁如果想听,我可以为他宣讲!’

【古文】

时仙人师。合掌白言。唯愿矜愍垂哀为说。婆罗门言。学法事难。久苦乃获。汝今云何直尔欲闻。于理不可。汝若至诚。欲得法者。当随我教。仙人白言。大师教敕。不敢违逆。

【白话】

仙人师合掌说道:‘恳请慈悲哀悯,为我宣说。’婆罗门说:‘学法是件很艰难的事,必须长期勤苦才能获得。你现在为什么轻易就想听到呢?这于理不通吧。如果你诚心诚意想求法的话,就必须听从我的教诲。’仙人说道:‘我绝不敢违背大师的教言。’

【古文】

寻即语曰。汝今若能剥皮当纸,析骨为笔。血用和墨。写吾法者。乃与汝说。是时郁多罗。闻此语已。欢喜踊跃。敬如来教。即剥身皮。析取身骨。以血和墨。仰白之曰。今正是时。唯愿速说。

【白话】

婆罗门随即说道:‘你现在如果能剥皮做纸,披骨为笔,以血和墨,书写我的法语,才可以给你说。’当时郁多罗听到这话,欢喜踊跃,恭敬地依教奉行,立即剥下身皮,剔取身骨,用血和墨,仰望着婆罗门说:‘现在正是时候,恳请快点宣说吧!’

【古文】

时婆罗门。便说此偈。

      常当摄身行 而不杀盗淫
      不两舌恶口 妄言及绮语
      心不贪诸欲 无嗔恚毒想  

      舍离诸邪见 是为菩萨行 

     【白话】

      于是婆罗门便说此偈:

常当摄身行 而不杀盗淫
      不两舌恶口 妄言及绮语
      心不贪诸欲 无嗔恚毒想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舍离诸邪见 是为菩萨行   

【古文】

说是偈已。即自书取。遣人宣写。阎浮提内一切人民。咸使诵赞 [大正藏为:读]。如说修行。世尊。尔时如是求法。为于众生心无悔恨。今者云何欲舍一切。入于涅槃而不说法。

【白话】

婆罗门说罢此偈,他立即书写下来,并令人宣读、抄写,让阎浮提内一切人民都要读诵、称赞,如法修行。世尊!当时您为了众生那样苦行求法,心中无有丝毫悔恨。现在为何却要舍弃一切众生入于涅槃,不宣说妙法呢?

【古文】

又复世尊。过去久远阿僧祇劫。于阎浮提。作大国王。名曰尸毗。王所住城号提婆拔提。丰乐无极。时尸毗王主阎浮提八万四千诸小国土。六万山川。八千亿聚落。王有二万夫人婇女。五百太子。一万大臣。行大慈悲。矜及一切。

【白话】

再者,世尊在久远阿僧祇劫以前,在阎浮提作大国王,名为尸毗。国王所居住的城市名叫提婆拔提,人民无比丰足快乐。当时尸毗王统领阎浮提八万四千个小国家、六万山川、八千亿村落。国王有二万夫人、宫女、五百太子、一万大臣。大慈大悲,怜爱一切。

【古文】

时天王帝释。五德 [五德即:(一)天人头上之花(或冠)不萎靡。(二)身上不出汗。(三)衣裳常清洁。(四)身具威光。(五)乐于本座,或玉女不违逆。]离身。其命将终。愁愦不乐。毗首羯摩 [毗首羯摩:(天名)又作毗守羯磨。新云毗湿缚羯磨。帝释之臣,化作种种工巧物,又司建筑之天神也。]见其如是。即前白言。何为慷慨。而有愁色。帝释报言。吾将终矣。死证已现。如今世间。佛法已灭。亦复无有诸大菩萨。我心不知何所归依。是以愁耳。

【白话】

当时帝释天王五德离身,将要命终,愁闷不乐。毗首羯摩天见此情景,就上前说道:‘为什么慨叹不已,面带愁容呢?’帝释回答道:‘我快要死了,死兆已经现前。现在世上佛法已灭,也没有大菩萨住世,我不知道该皈依谁啊!所以忧愁。’

【古文】

毗首羯摩白天帝言。今阎浮提有大国王。行菩萨道。名曰尸毗。志固精进。必成佛道。宜往投归。必能覆护。解救危厄。天帝复曰。若是菩萨。当先试之。为至诚不。汝化为鸽。我变作鹰。急追汝后。相逐诣彼大王坐所。便求拥护。以此试之。足知真伪。

【白话】

毗首羯摩对天帝说:‘现今阎浮提有位名叫尸毗的大国王,行持菩萨道。他志向坚定,精进行持,必定能成佛道。您应该前去皈投,肯定能予以庇护,解救危难。’天帝说:‘倘若他是菩萨,应当先考验一下是否至诚。你变成鸽子,我变成老鹰,在后边紧紧地追赶你,一直追逐到那大王的座前;你求他保护。用这方法试试他,就足以知道他的真假了。’

【古文】

毗首羯摩复答天帝。菩萨大人。不宜加苦。正应供养。不须以此难事逼也。尔时帝释。便说偈言。

      我亦非恶心  如真金应试
      以此试菩萨  知为至诚不

     【白话】

      毗首羯摩回答天帝道:‘菩萨圣贤,不应该对其施加苦楚,而实应供养。所以不必以此难事相逼迫吧!’帝释便说一偈:

我亦非恶心  如真金应试
      以此试菩萨  知为至诚不

【古文】

说是偈已。毗首羯摩。自化为鸽。帝释作鹰。急追鸽后。临欲捉食。时鸽惶怖。飞趣大王。入王腋下。归命于王。鹰寻后至。立于殿前。语大王言。今此鸽者。是我之食。来在王边。宜速还我。我饥甚急。

【白话】

说罢此偈,毗首羯摩便变成一只鸽子,帝释化作一鹰,紧紧地追在鸽子的后面。马上就要捉住鸽子来吃的时候,鸽子惊恐万分,飞向大王,躲到国王腋下,至心皈投。鹰随后追到,站在宫殿前对大王说:‘这只鸽子是我的食物,它逃到国王这里,应该赶快还给我,我饿得要命。’

【古文】

尸毗王言。吾本誓愿。当度一切。此来依我。终不与汝。鹰复言曰。大王。今者云度一切。若断我食。命不得济。如我之类非一切耶。王时报言。若与余肉。汝能食不。鹰即言曰。唯得新杀热肉。我乃食之。

【白话】

尸毗王说:‘我的本愿是度化一切众生,现在它来投靠我,我绝不会给你。’鹰又说道:‘大王如今说是度一切众生,但如果断绝我的食物,我命将不保。难道像我这样的众生不属于“一切”之中吗?’国王这时答道:‘如果给其它的肉,你能吃吗?’鹰立即说:‘只有新杀的热肉,我才吃。’

【古文】

王复念曰。今求新杀热肉者。害一救一。于理无益。内自思惟。唯除我身。其余有命。皆自惜护。即取利刀。自割股肉。持用与鹰。贸此鸽命。鹰报王曰。王为施主。等视一切。我虽小鸟。理无偏枉。若欲以肉贸此鸽者。宜称使停。

【白话】

国王心想:‘现在寻找新杀的热肉,等于是害一救一,于理不通。’进一步想到:‘除非布施我的身肉,否则其余生命都很爱惜自身。’于是立即取利刀亲自割下大腿肉,拿给老鹰,想换取鸽子的性命。鹰对国王说:‘大王作为施主应该平等地对待一切。我虽说是一只小鸟,但按理也不应该不公平。倘若想用你的肉来换取这只鸽子,就应该称一称使其重量相等。’

【古文】

王敕左右。疾取称来。以钩钩中。两头施盘。即时取鸽。安著一头。所割身肉。以著一头。割股肉尽。故轻于鸽。复割两臂两胁。身肉都尽。故不等鸽。

【白话】

国王命左右:‘快拿秤来!’取来后用钩子钩住中间,两头各放一盘。随即取出鸽子放在一边盘内,将割下的身肉放在另一头。但把大腿肉都割光了,仍比鸽子轻。接着又割两臂、两胁,以至将身肉都要割尽了,还轻于鸽子。

【古文】

尔时大王举身自起。欲上称盘。气力不接。失跨堕地。闷无所觉。良久乃苏。自责其心。我从久远。为汝所困。轮回三界。酸毒备尝。未曾为福。今是精进立行之时。非懈怠时。种种责已。自强起立。得上称盘。心中欢喜。自以为善。

【白话】

这时大王自己艰难地站起身,想迈上秤盘,但因气力不够,失足倒地,昏厥了过去。过了很久才慢慢苏醒过来,心中自责道:‘久远以来,我都被你所困,轮转三界尝尽苦痛,从未以你积累过福德。如今正是精进行持之时,不是懈怠的时候啊!’百般自责以后,强行地站起来,跨上秤盘,心中无比欢喜,自己认为这样才好。

【古文】

是时天地六种震动 [六种震动:指大地震动之六种相。又作六变震动、六反震动。大品般若经依地动之方向,举出东涌西没、西涌东没、南涌北没、北涌南没、边涌中没、中涌边没等六相。华严经等则举出动、起、涌、震、吼、击(摇)等六相。]。诸天宫殿皆悉倾摇。乃至色界。诸天同时来下。于虚空中。见于菩萨行于难行。伤坏躯体。心期大法。不顾身命。各共啼哭。泪如盛雨。又雨天华而以供养。

【白话】

当时天地六种震动,诸天宫殿都动摇不止,乃至色界宫殿。众天人都同时下来。他们在虚空中看见菩萨行持难行苦行,损毁身体,一心为了大法以至不顾身命,都哭泣不止,泪雨滂沱。又洒下如雨般的天花来作供养。

【古文】

尔时帝释还复本形。住在王前。语大王曰。今作如是难及之行。欲求何等。汝今欲求转轮圣王帝释梵王。三界之中欲求何等。菩萨答言。我所求者。不期三界尊荣之乐。所作福业欲求佛道。

【白话】

这时帝释恢复本形,站在国王面前,对他说:‘你今天做这样常人难以企及的苦行,是想求什么呢?你如今想要做转轮圣王,还是帝释、梵王呢?到底想求取三界中的什么果报?’菩萨答道:‘我的期求,不是三界中的荣华尊贵之乐,我所造福德皆为求取佛道!’

【古文】

天帝复言。汝今坏身。乃彻骨髓。宁有悔恨意耶。王言无也。天帝复曰。虽言无悔。谁能知之。我观汝身。颤掉不停。言气断绝。言无悔恨。以何为证。

【白话】

天帝又说:‘你如今身体损坏,痛彻骨髓,难道没有悔恨之意吗?’国王说:‘没有!’天帝又说:‘你说没有悔意,但谁能知道呢?我看你身体战栗不止,说话上气不接下气,还说没有悔恨,有什么作凭证呢?’

【古文】

王即立誓。我从始来乃至于今。无有悔恨大如毛发。我所求愿。必当果获。至诚不虚如我言者。令吾身体即当平复。作誓已讫。身便平复。倍胜于前。天及世人。叹未曾有。欢喜踊跃。不能自胜。

【白话】

国王立即发誓:‘我从开始直到现在,没有丝毫悔恨;我的希求,也必能获得。倘若我所说的真实不虚,愿我的身体立即恢复如初。’发誓过后,身体立即恢复,比以前更加殊胜。天人及世人都感叹:前所未有!欢喜激动得不能克制自己。

【古文】

尸毗王者今佛身是也。世尊。往昔为于众生不顾身命。乃至如是。今者世尊。法海已满。法幢已立。法鼓已建。法炬已照。润益成立。今正得时。云何欲舍一切众生。入于涅槃而不说法。

【白话】

当时的尸毗王,就是现在的佛陀您。世尊!往昔您为了众生如此不顾惜身命,如今世尊功德法海已经圆满,法幢已经树立,法鼓已经树立,法炬已经高照,正是利益、度化众生的好时机,为何却想舍弃一切众生,趋入涅槃而不说法呢?”

【古文】

尔时梵王。于如来前。合掌赞叹。说于如来先身求法。为于众生凡有千首。世尊尔时受梵王请。即便往诣波罗奈国鹿野苑中转于法-轮。三宝因是乃现于世。时诸天人诸龙鬼神。八部之众。闻说是已。莫不欢喜。顶戴奉行。

【白话】

当时大梵天王在如来面前合掌赞叹,叙说了上千例如来前身为了众生而求法的事迹。世尊于是接受大梵天王的劝请,随即前往波罗奈国鹿野苑转正法轮,由此三宝才出现在世间。当时天、人、龙、鬼、神等八部大众听闻此经后,无不欢喜,恭敬地奉行。

返回顶部

  • 上一条: [无]
  • 下一条: 贤愚因缘经——摩诃萨埵以身施虎缘品第二
  • 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