孩子,醒来,回家!

时间:2018.05.03     字体:     分享到:

释觉心

晨光.jpg

在轮回的大梦里酣睡,却始终在等待,等待那个唤醒我们的人。据说那个能够唤醒我们的人,便是:“上师”。

法王托孤

遇到大恩根本上师慈成加参仁波切之前,我对亚青寺的蒋阳龙多加参尊者很有信心,但却一直没有福报拜见。2011年7月,法王示寂,我无比悲痛,就像生命中的一位至亲离开,也感慨末世福薄,众生的依怙隐没。

2012年6月,我和姐姐等五人由云登法师带领,去成都拜见了慈上师。那是第一次见到上师,上师赐给我的皈依法名是:“蒋阳卓玛”。得到恩师赐名的刹那,我的内心无比欢喜,感觉上师如同慈父一般,深知我心。当年7月,我们怀化组一行12人远赴青海参加了卡昂寺举行的“贤劫千佛灌顶大法会”。8月开始,我便依照慈师嘱咐开始修五加行,念诵皈依偈,同时磕大头。11月,按照慈师要求,每日五点晨起参与网络共修。

 一次晨修开示,师父说:为了给弟子们传法,上师忙碌到临近晨修开始前的一个小时,整夜都没有休息,仅靠在墙边小憩一会,晨修开始便又接着给我们讲法。顿时,我泪流满面,仿佛看见了上师疲惫的样子,感到心疼不已,从那一刻开始,自己才对上师的恩德有所体会。

慈师每次讲法,都会数数提到他的大恩根本上师——喇嘛仁波切。慈师说:“喇嘛对我们恩重如山,喇嘛示寂,留下的这些弟子该怎么办啊?我不能不管啊,必须一个一个都找回来,不容易啊,大家一定要好好修法,只要大家都解脱了,我再苦再累也是值得的。”

上师所说的话,上师所有的行持,深深地打动了我。我仿佛看到自己就是一个沉溺于轮回苦海中漂泊流浪的孤儿,孤苦无依,弱小无助,被法王慈悲地捧起,交给了上师,并叮嘱道:“儿啊,这个可怜的孩子就交给你了,你一定要让她从轮回苦海里解脱啊。”上师郑重的接过了我,从此,便再也没有放落……

我曾见到一张上师和法王的合影,从看到的第一眼起,眼光便再也不能移开,看了多久,便哭了多久……那是在广阔的草原上,鲜花满地,法王跏趺而坐,双手慈爱地捧着怀里上师的脸,上师则幸福地微笑着……整个画面温馨、欢喜,幸福的感觉溢于言表。那一刻,我感受到,照片中的不仅仅是法王和上师,那分明就是上师和我呀,分明就是自己如此幸福地靠在上师的怀里,从此以后,再也没有分离,再也没有惧怕,再也没有轮回,再也没有......

9.jpg

永远的心光

2013年3月底,我圆满了皈依偈和磕大头各11万遍,4月初,开始念诵发菩提心偈,此时,命运之轮突然发生了转变。

我明显感受到上师强烈的加持和召唤,终于,在当年5月底由大恩上师亲自剃度出家。得到法名的刹那,上师又一次给了我惊喜:“觉心”——这不正是我当居士时,在家乡西林寺,三皈五戒的师父,登禅法师给我取的法名吗?!我不可思议地抬头看着上师,上师微笑着,我的内心,再一次不可言说地被感动了……2015年2月18日至3月17日,上师为了祈愿世界和平,众生安乐,在佛陀诞生地——尼泊尔蓝毗尼成办了“悲智行愿•无尽灯”供灯祈福盛典,一个月之内,供灯一千万盏。盏盏明灯,日夜照耀着广阔的虚空,也照亮了每个人的心田。

最难忘的是闭幕式开始时,走向主会场的那段路。我和圆慈法师搭档,作为上师和中华寺中勇法师的侍者捧灯随后,一段长长的光明之旅。沿途中,圣河两岸处处璀璨,步步生辉,感觉整个三千大千世界,光明遍照。临近彩虹光桥时,突觉灯火摇曳,原来,那里是一个风口,许多壮丽的图案在微风中若隐若现,让人不免有些担心......我不自觉看向上师。上师依然沉稳地走着,他仿佛知道我心中所想,此时,虚空中传来一个温暖、有力的声音:

“孩子啊,别怕,上师永远都在。”

我瞬间释然。是啊,上师永远都在!漫漫前路,无论光明,无论黑暗;无论顺缘,无论逆境;无论业力的风是大是小,业力的境是隐是现,上师永远都在!

我坚定地捧好手中的明灯,紧随着上师的脚步,坚定地迈向前方……

很快,峰回路转,眼前便是一片华灯璀璨,圣树梵城,此刻,主会场如同清净庄严的佛刹,流光溢彩,艳惊法界。我的内心之中,充满了无比的欢喜,无比的祥和,除了满满的光明,再无他物。

054ed986-2778-4038-ba49-8b5ec6c4a48c.jpg

玩沙堆的孩子

不知不觉,依止大恩上师,已经五个年头了。时常会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在轮回大海的沙滩上玩耍的孩子,不断用沙砾堆积着一个又一个的梦。这些梦,或深,或浅,或好,或坏,梦里的自己或惊,或叹,或哭,或笑,轮转不息。

而大恩上师,就像是一位耐心而睿智的老者,始终注视着我,相伴左右。有时,他会抛出一个又一个的“玩具”,抑或幻化出一个又一个的“迷境”,来检验弟子的心相续,是否真实生起了出离心、菩提心;抑或检验弟子的执著,到底还剩下多少。

通常,弟子贪著什么,心被什么所染污,上师抛过来的“玩具”就会是什么,那可能是自己都未曾觉察到的深层的潜意识,甚至自己以为已经断除了的东西,上师把它赤裸裸地翻了出来,展现在你面前,让你直视自己的心,从而看清楚它。在直视自心的那个瞬间,恍然发现,自己是如此的惊异,如此的羞愧,却又如此的感恩!万般感慨中,又一次增强了对上师的信心。

上师唯一的希望,仅仅是弟子的解脱成佛,乃至一切有缘、无缘的众生都能解脱成佛。所以他的爱,无穷无尽,宽广无私,不求回报。如果放在爱的天秤上来称量,即使弟子的付出是“零”,上师的爱,也永远是毫不犹豫的“百分百”。因为,上师要让这种无伪的悲心,融入到弟子的心相续;要用这种全然忘我、纯然无瑕的爱,浇灌养护弟子的善根;要让这种“爱”的灌顶,如灯灯相传,心心相印般的传承下去。

缘于这样的爱,上师可能会加持弟子去做一个个或长或短的梦,美梦也好,噩梦也罢,只是为了在无常的大风吹来、业力的海浪袭卷时,让弟子看清,原来无论是那满目的繁华,抑或满地的苍夷,那一个个美梦、噩梦,它们的本质都是一样的,都是梦,都是一念无明。

也正是这样的爱,会让上师在某一天,某一时刻,某一个转角,一把打落弟子紧攥的“玩具”,一声断喝:

“孩子,醒来!”

迷蒙中,上师温暖有力的大手牵着你的小手,推平海市蜃楼一般的沙堡,带着你朝着解脱大道走去。 

返回顶部

  • 上一条: 愿世间烦恼变莲花
  • 下一条: 离别的一拜
  • 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