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治瞋心修忍辱---智悲仁波切

时间:2010.02.21     字体:     分享到:

“精勤灭瞋者,享乐今后世。”为了使自己的瞋心尽量减少,所以我们要经由修行忍辱法门,多多思惟瞋心过患,使瞋心慢慢减少。如果瞋心减少了的当下,内心会更加快乐,而且会获得更多知心的朋友与帮助。由于瞋心减少,强大的罪行也不会再犯了,我们生生世世都能获得增上人天之身,最后能成办佛陀无量色身与报身的功德,透过这样思惟,要了解并决定,我一定要好好修学忍辱。 

瞋心的对治是修忍辱,要消除瞋心,就要了解瞋心的因缘。生瞋之因是由于内心的不欢喜,不欢喜是由什么因缘而产生的呢?我们要快乐不要痛苦,这是一般人自然的想法与希求,可是当我们想要追求的快乐受到阻碍的时候,内心会产生不欢喜,这是原因之一。他人制造了我的痛苦,这也是产生内心不欢喜原因之一,由于这两种内心不欢喜的原因,而产生了瞋心。    

如果是外在仇敌,虽然伤害我们,但他有自己的事,以及他的亲朋好友等等的事情要做。可是瞋心唯一要做的事,就是伤害自己而已,因瞋心不会想到要利益自己,也没有所谓的亲朋好友等。所以要消灭这个瞋心仇敌,就要尽量减少瞋心的因缘,因为瞋心是唯一伤害自己,要尽量让自己内心保持欢喜。要如何保持内心欢喜呢?如云:「遭遇任何事,莫挠欢喜心;忧恼不济事,反失诸善行。」当我们想要成办一件事情时,纵使努力也未获得成就,但不要气馁,因为这是无用的;不想要的痛苦来临时,也不要不欢喜。「若事尚可为,云何不欢喜?若已不济事,忧恼有何益?」如果不欢喜的事情可以解决,那就去解决,烦恼有何用?如果这问题不能解决,烦恼又有何用?   

内心的不欢喜的基础是来自于何?也就是自己与自己的亲朋好友遇到了快乐就欢喜,当遇到不快乐或痛苦时就不欢喜,随着世间八法而转。世间八法是:自己或自己的亲朋好友获得快乐时就欢喜,痛苦时就不欢喜,这是第一、二法;自己或自己的亲朋好友获得了供养就欢喜,没获得了供养就不欢喜,这是第三、四法;自己或自己的亲朋好友被他人赞叹就欢喜,不被他人赞叹就不欢喜,这是第五、六法;自己或自己的亲朋好友有名气时就欢喜,没有名气时就不欢喜,这是第七、八法(称、讥、苦、乐、利、衰、毁、誉)。自己或自己的亲朋好友具有上述四种功德,也就是获得快乐,被人供养,被人赞叹或有名气,我们就欢喜;但对仇敌来讲正相违的,自己的敌人获得痛苦就欢喜,自己的亲友痛苦就不欢喜,所以说「于敌则反是」,至于内心欢喜与不欢喜,完全来自于世间八法。 

虽然我们要离苦得乐,如果思惟方法不正确的话,痛苦还是会一直持续,随时都有不吉祥问题产生;如果好好的思惟,如前所说,一切万法是因缘法,随因缘改变而变化,在这众多因缘变化情况中,由很多角度来观待这件事情的变化,它有好的角度也有坏的角度,没有一件事情是完全的好与坏的,懂得去思惟,就会将逆缘转为道用,将逆缘转为顺缘。我们是要快乐的,如果追求快乐的方式,是等待他方给你快乐,是无法让自己真正快乐的。与其如此,还不如从自心上去改变,把一切的因缘转为快乐的因缘,这才是真正的一个善巧的智者。    

乐因是非常少的,苦因是非常多的,但是真正是否成为自己的乐因,是要看自己的想法;乍看之下是苦因,经由另外一种想法是可以转为乐因的。为什么呢?没有痛苦就没有出离心了,如果要生起出离心的助缘就是痛苦。体会痛苦,思惟苦谛或思惟痛苦的内容而生起出离心的,所以痛苦并非要完全排斥的一个内涵,在某种角度下,我们必须要去接受它,所以痛苦是产生出离心的一个因缘,可以由这种方式思惟。 

经历痛苦可以让自己上进,成办许多事情,尤其是对菩提心有希求心,或慈心、悲心都有希求心,那更需要了解何谓痛苦。因为说到了菩提心与大悲心生起之前,需要先了解自身与他人遭遇的痛苦,经由痛苦的认知,而成办大悲心的助缘主因,才能让我们生起菩提心。可知因由痛苦的认知,让我们累积许多资粮,那么痛苦就不是完全要排斥的。由这样想法,痛苦在这种角度上是我们需要的,所以痛苦本身并不是如此坏的,为何痛苦的时候,要使我们的内心不欢喜呢?这就没有理由了。所以不欢喜是因为痛苦的理由就不成立了,痛苦不一定会带来不欢喜,由另外一个角度看会使内心欢喜的。举一个例:运动员拳王阿理,我认识他是位拳王,我相信在他的一生成就过程中,遭遇到许多困难与痛苦,就是因为有了这种的挫折与痛苦,所以他有今天成名,他真是位了不起运动名星。如他之前没有遭遇任何痛苦,就不会成长。以这种角度去想,痛苦可以帮助成长。一般世间人一切努力,都是为了自己安乐而工作,只是为了能填饱自己的肚子,满足今世的安乐而已,可是今世的安乐是非常短暂的,而且不是永恒的;我们为了一个短暂的不永恒的安乐,能如此努力辛苦去做,修行是究竟的安乐,永远不变的安乐,为什么不能为这究竟安乐而努力吃苦呢?是应该更吃苦才对。 

佛陀也提到将痛苦转为道用或顺缘,非一下子就能成办的,但是只要习惯一切就成自然的,通过串习的力量,将痛苦逆缘转为道用或顺缘,非想象中那么困难。「智者纵历苦。」此智者是一般具有经验丰富的智者,痛苦每个人都会有,我不是最痛苦的。当我们遇到挫折时,就会觉得我怎么会是全世界里最倒霉、最苦的。如果是位有经验智者,他不会这样想的,而是想每一个人都会有同样的困难,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所以不只是自己才会发生的问题。这种想法会带给我们另一种想法,既然随着业与烦恼而转,痛苦是理所当然的,就如同手去触摸脏东西,手就变脏了的感觉是一样。今天我们的生死流转,是随业与烦恼转,痛苦一定是会有的,如果你真的不喜欢或不想痛苦,就去恨业与烦恼吧!或者努力对治业与烦恼,为何要让自己内心不喜欢,那又有什么好处,岂不是让业与烦恼得逞,让它们更猖狂;因为内心不喜欢已经是够痛苦了,又何必苦上加苦,何不把痛苦转为力量,去推动消灭业与烦恼才对,而不是被痛苦击败,需要这样思惟。     

我们要修学菩提心,所以要修学忍辱,修学爱他心等。爱他心是为了成就众生的一切责任,这种的痛苦又算什么,为何让自己的内心不喜欢,这是毫无意义的。乍看之下,对治贪瞋或烦恼,似是对治人的本性的感觉,一般人都感觉贪瞋痴是人性自然的现象,为什么要去对冶。了解烦恼的过患,就不应该有如此想法,而应尽力对治烦恼。烦恼的本性不只是颠倒执,根本是无明,不了解实际状况而产生,烦恼本身不是正量所依。了解烦恼过患,就应该努力对治断除烦恼,因为烦恼可以断除的,如果不去对治断除烦恼,反而被烦恼所苦恼,这是没有意义的。        

所谓梵行的意思,是断除五欲的贪着,因为五欲会造成许多烦恼,已经了解烦恼的过患,也要想由烦恼中解脱,所以必须要行梵行。或许会认为只断除了男女的淫行而已,其实不只如此,最主要是断除五欲的贪着,因为这才是烦恼真正的仇敌。     

了解烦恼的过患,把烦恼视为仇敌之后,从今天起就要好好对治,克服它,这才是一位真正的修行者、勇士。博德瓦曾说过:「烦恼强时,我要提起心力,烦恼弱时,我就可以多休息,烦恼休息我跟着休息,烦恼工作我跟着工作。」这才是真正的勇士,消灭真正的仇敌。    

因为了知痛苦,所以产生不忍他人痛苦的怜悯心、悲心。因为有痛苦,才会想追求永离痛苦的一切遍智;俗话说:没有痛苦就没有快乐,没有挫折就没有上进等。如果思惟:痛苦不一定会带来不欢喜,只是自己不去了解痛苦的缘故,而造成内心的不欢喜。如果这样想,把原本痛苦的本质,转为一个快乐的想法了。曾有位格西对经典非常通达,当我们在讨论无我见解时,说:「如果这个我,真正能没有多么好,那就不需如此努力修行。」这无我是要将自己完全消失,但问题是「我」还存在。因此透过对痛苦的认知,而生起出离心、悲心、解脱、成佛,这些都来自痛苦的认知基础上,所以痛苦并不是那么坏的。   

因缘法里分:具有生命有感觉,没有生命没有感觉;这一切痛苦的因缘,以身体来说,四大为身体之因,四大之间互相对抗。在四百论中提到四大就像四个仇人一样,互相对抗。如果四大力量都均衡,我们的身体就感觉舒适、健康,如果一者强于其它,那身体就会造成问题。所以身体健康与四个仇敌力量是否均衡为主。无论内在、外在一切痛苦的因缘都存在,随时都可能促成痛苦;既然如此何需瞋恚他人,而我又为何生气呢?因缘法本身如是。      

瞋恚心不是我们所想要有的,而是自然的,随着前世的串习力而产生,并不是完全由他人造成,是因夙世对瞋心不了解它的过患习气而产生。既然了知这个道理,是自己的瞋心串习力未改,而不是对方的问题,又何需去瞋恚他人?这是没有道理的。

返回顶部

  • 上一条: 当别人对你说了一些刺伤你的话,批评你、羞辱你,你……
  • 下一条: 如何转病苦为道用---慈诚罗珠堪布
  • 相关文章